当前位置:ada.cn资讯那个奇妙的染君女王
那个奇妙的染君女王
2022-06-19

作者:苏缠绵 来源:《意林》

雷染君着实没料到,姜祈的问题远比她想象的更加严重。

他仿佛故意跟她对着干似的,她希望他不再逃晚自习,他却依然我行我素,令她每次放学去找他都扑了个空;她希望他认真听课,然而白天课堂上他总是睡觉;她要给他补习,但约定的时间地点他一次也没出现过;她给他带的有助肌腱恢复的营养品,他看也不看一眼;她卖力地接近他,他像躲瘟神一般拼命躲得远远的。

最让雷染君抓狂的是,他竟然把一头乌黑柔软的头发,染成了不良少年标配的亚麻色。而追在姜祈身后苦口婆心的雷染君,成了依北所有人眼中的笑话。

但那又怎么样呢?她为他的状况焦虑、痛心,却也隐隐察觉到自己潜意识里的乐此不疲。

寒假后的3月是依北每年举办春季运动会的时节。雷染君从小就擅长运动,原本这次运动会报名了女子长跑项目。可没想到临跑前两天淋雨受了凉,发起了高烧。妈妈联想到她当年由于发烧差点没命的经历,说什么也不让她参加,还硬给她请了两天假。

雷染君在家歇得百无聊赖,偷偷溜去了学校,打算给班里其他参加比赛的同学加油打气。

晃悠悠走到操场上,她远远就望见一个“故人”,又或者,归类为“仇人”更合适。那不正是电光联盟的主席吗?

天台照面之后,雷染君打听到他的名字叫周涵意,念高三。此刻一头红毛的他正穿着挂有号码的运动服,在跑道边热身。

另一边,雷染君看见宣愉拿着两瓶饮料,正往操场中间走去。当宣愉路过周涵意时,被他拦了下来。宣愉往左,周涵意往左拦,宣愉往右,周涵意也紧跟着往右。

“美女,饮料是给我喝的吗?”少女脸上的慌乱与红毛脸上的戏谑碰撞在一起,雷染君心里本就潜藏的怒火瞬间被点燃。她跑过去,拉住宣愉的手,将她拉到自己身后。少女投来感激的一瞥,周涵意后退一步,抱着手似笑非笑地打量着雷染君。

“你还那么喜欢多管闲事。”

雷染君冷冷回视他:“你的臭德行也依然不改。”

“小夏是你们班的你管,她跟你又有什么关系?”

“路见不平,看不惯你一副流氓样。”

“啧啧,你怎么知道我俩不是在打情骂俏?”

宣愉急得红了脸,连忙解释道:“学姐,我根本不认识他!”

“小美人,留个电话,我会让你每天对我了解多一分的。”

周涵意的无耻程度超出想象,未免他继续盯着宣愉,雷染君回头对身后的少女道:“你先走。”

宣愉犹豫,但见雷染君坚定,只好点头道:“我去找远枫过来。”

“哎,别走啊!”周涵意意图要追,被雷染君上前拦住。

她更加厌恶道:“你再敢骚扰她,我打断你的腿!”

“就凭你?”周涵意乐了,“你是想让你的小情郎打我吗?可他被我的人打到住院,连屁都不敢放一个,还指望他替你出头呢?”

雷染君意识到他说的是姜祈,顿时一股怒意直冲脑门,身体本能地抬脚狠狠踢上去。

周涵意后退两步闪开,也不恼,只看着她笑嘻嘻说道:“哟,果然够辣,其实仔细看看,你长得也不赖。不让我骚扰其他女生,不如我以后就专门骚扰你呀!”

“不要脸!你打伤姜祈的账,我早晚跟你算!”

“嘁,不知天高地厚。”

远处3000米男子长跑比赛集合处吹响了哨声,裁判号召各选手就位。周涵意看了雷染君一眼:“敢不敢跟哥比一比?”

操场边,看台上的小夏正专心致志捧着手机给方泽发消息,就连男子3000米开赛枪响也没有抬头。但没过多久,身旁的同学拿胳膊肘碰她,激动地说:“小夏你看,在跑道上跟其他男选手一起跑的,不是咱们班长吗?”

小夏惊讶地抬头看去,染君明明今天清早还告诉她发着烧不能参加比赛了。就算要参加,也不应该跟男生同组啊!

虽然匪夷所思,但远远望去雷染君真的在跑,并且出发阶段她跟得很紧。只是她的步伐不似平时轻盈,身体明显带着负担,不会是发烧还没痊愈吧?

再仔细一看,跟雷染君同一条跑道的男选手顶着一头红发,一边跑一边回头挑衅。

小夏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。

她急忙发了一条消息给方泽。

离学校不远处的一家数码旗舰店外,店庆活动刚刚结束,老板笑眯眯地拿着一个信封,走到一个正在换衣服的少年身后。

只见他将校服外套穿上,理了理因忙碌而略显凌乱的头发。

“同学,谢谢你们今天来帮忙,要不这店庆我可忙不过来。”老板的视线落在少年的头发上,“为了配合我们今天的活动,你还特意染了头发。”

少年接过老板递上来的信封:“应该的,我们平时晚上的打工也承蒙您照顾了。”

“我听其他人说,下个月开始你们就不来了?为什么呀?干得好好的。”

“我毕竟是学生,学业为重。”

老板还想劝两句,却听坐在休息椅上的方泽突然嘁了一声:“这个雷染君,又玩什么幺蛾子?”

声音不算大,但少年立刻就捕捉到了其中的关键词。

“她怎么了?”

“你还管她做什么?”

少年执意投去询问的目光。

方澤无奈,只好拿起手机念道:“染君好像受了电光主席的蛊惑,这会儿跑去参加男子3000米比赛,但她好像还在发烧,状态看上去不大好。”

少年眼里浮现忧色。他把信封往方泽手中一塞:“下学期学费够了。”丢下这句话,他再不迟疑地冲出店门,在风铃声未消失之前,已看不见他的背影。

雷染君觉得身体像是灌了铅,眼前阵阵发黑,每一步抬脚都是一次煎熬。她不知道自己已经跑了几圈,只知道倾尽所有力气,死死盯紧周涵意的一头红发。她竟始终没有被他拉下太多。对方应该也累了,不再如前几圈那样不时回头拿言语激她。

其实,她此刻濒临崩溃边缘,特别需要周涵意还能回头说一句:“来啊,跟上来啊,跑完全程都不被我落出半圈的话,我就去向姜祈那小子道歉!”

就是这一句话,化为她即将崩坏的躯体里,那股源源不绝的精神力。哪怕是死,她也不会倒下。

终于,她看见周涵意踉跄地闯过了终点拉起的红线,然后径直坐在地上,脱力地大口喘息。如此说来,终点距她也不过百米。

姜祈跑到操场边缘时,远远便见跑道上那个让他急切寻找的身影。周涵意领头,雷染君第二。她居然把其他男选手也甩在了后面。这个女孩该有多坚强。姜祈的心狠狠一抽。他继续跑向她。

下一刻,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。雷染君在距离终点不足50米时,不知被什么绊了一下,失去平衡摔在地上。操场上其他观赛的同学同时发出惊呼。有人想上前扶起她,被她挥手拂开。

她说:“我可以的……我一定……跑到终点……”可她无论如何尝试也站不起来。

姜祈被眼前的一幕刺得双目通红,不顾一切推开围在雷染君身边的人,奔到她身边。

因为他看见,她开始手脚并用地往前爬。尘土染脏了她的衣服、她的手、她的脸、她的头发,她挪动得极其缓慢,但她的眼睛一直牢牢盯着终点线。她的眼神告诉他,她还没有认输。

可她为了什么?

姜祈蹲下,从侧面拉了她一把,这时候的她根本无力抵抗,只能顺着力道被他拉得背靠着他。

他用手背探了探她的额头。很烫……她果然还在发烧。

跟着,他以双臂挽过她的背和腿,强制地将她抱了起来。手腕的伤其实还未痊愈,发力的刹那传来一股钻心的酸痛。但他眉头一动不动,似无知无觉一般,只稳稳地护着怀里的女孩。

有同学惊呼:“公主抱耶。”

“这不是姜祈吗?传闻他特别讨厌雷染君啊!”

姜祈沉眸,不去理会别人的评论,抱着怀里几近昏迷的雷染君,大步往医务室走去。

为了您更好的访问本站,请使用手机或平板自带的浏览器可获得更佳的浏览体验。